新闻中心美国大选前,“一票顶一百票”的选民这样说

2020-10-30 21:33 真人娱乐在线平台

原标题:美国大选前,“一票顶一百票”的选民这样说

美国大选中,有一些州被称为“摇摆州”或“战场州”,两党激烈争夺、选情富有悬念,且对大选结果至关重要。

今年哪个“摇摆州”最关键?美媒和民调专家普遍首推宾夕法尼亚州。一次次赴宾州卖力拉票的特朗普日前在竞选集会上称:“我们若赢了宾州,就赢了整个大选。”

新闻中心美国大选前,“一票顶一百票”的选民这样说

宾州在美国位置示意图。红色区域为宾州。

犹记得2016年选举夜,角逐总统之位的特朗普凭0.72%选票优势赢下宾州。宾州归属揭晓之时,大选结果几成定局。如今,绰号“拱心石之州”的宾州会否再次奠定大选结局?

11月3日选举日迫近之际,宾州选民对两名候选人、今年大选以及美国的处境怎么看?请看新华社记者深入宾州腹地发回的报道——

“无论哪个人当选,

都会有一部分人不高兴”

第一站,新华社记者来到宾州中南部约克县,已从采访中体会到民意之“撕裂”。

20世纪后半叶以来,约克县在总统选举中明显倾向共和党。在约克县共和党县党办,记者看到窗上门上贴满竞选标语,售卖的宣传品甚至包括印有竞选口号的宠物项圈。批量印刷的镶框特朗普油画像,大约半米高,标价每张125美元,说明里写着10%的销售收入归约克县共和党委员会所有。而约克县民主党县党办又是另一番景象,屋旁树下支了张小桌,一群看上去二三十岁的志愿者忙着领取竞选标语和传单,准备挨家挨户敲门拜票。

新闻中心美国大选前,“一票顶一百票”的选民这样说

10月23日,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约克县共和党县党办,63岁的发廊老板娘琳迪接受采访。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63岁发廊老板娘琳迪抱着特朗普竞选标语牌接受了新华社记者采访。她说,她最关心经济问题,欣赏特朗普在堕胎等问题上的保守立场以及增加军费和本土就业的举措。至于新冠疫情,她认为,特朗普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不过,琳迪也没有给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差评,只表示怀疑拜登能否干满4年并履行竞选承诺。

她说:“老实说,没有比现在更分裂的了。我认为,无论哪个人当选,都会有一部分人不高兴。”

退休老人肯·斯图在约克生活了一辈子,干过30年汽车销售。他指责特朗普没有努力控制疫情,对疫情的处理“可怕”。在他看来,2020年大选是“我们这个时代(美国)最重要的选举”。他已决定投拜登一票,期待拜登能让美国重新团结起来。

“混乱、害怕和不确定”

驱车向北不到半小时就来到第二站,宽广秀丽的萨斯奎汉纳河畔。这是美国东海岸最长的河流,沿河铁路蜿蜒,散布着很多传统工业城镇。宾州农业大县兰开斯特所辖玛丽埃塔小镇就是其中一个,人口仅约2600人。

新闻中心美国大选前,“一票顶一百票”的选民这样说

10月23日,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玛丽埃塔镇,69岁的拉西姆·萨武尔(左)和57岁的路易斯·达基接受采访。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沿街一户非裔人家门廊里,69岁的拉西姆·萨武尔和57岁的路易斯·达基悠然下着国际象棋,草坪上插着支持拜登的标语牌。

萨武尔说,他认为这场大选是围绕特朗普的公投,更是关乎变革的选举。他说,疫情改变了美国经济和美国人的生活,小企业因没得到疫情救济金而倒闭,人们因付不起房租被赶出家门。他指责特朗普在种族关系上分裂了美国民众,并用三个词形容今年大选:混乱、害怕和不确定,“因为我们不清楚未来会发生什么”。

达基也决定投票给拜登。他说,他最关注的大选问题是警察针对黑人滥用暴力,并担心大选后出现社会动荡。他描述今年大选的三个词是:强烈——“人们有非常强烈的意愿去投票”;分歧——人们看待事物的方式不一样;团结——期望美国停止分裂。

“我们需要一个新政党”

沿萨斯奎汉纳河往东,紧挨着宾州首府哈里斯堡,便是第三站,人口不足6000人的锈镇斯蒂尔顿(意译为“钢吨”)——昔年庞大的宾西法尼亚钢铁厂所在地。它和中西部不少铁锈镇格局类似,与铁路平行的长长主街上,一侧是一座接一座高大厂房,有些似已被废弃;另一侧是低矮的各种小店和廉价住宅,街角有流浪汉或坐或站。沿坡往上是一排排房屋,越往上住宅越大越漂亮。

新闻中心美国大选前,“一票顶一百票”的选民这样说

10月23日,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锈镇斯蒂尔顿,59岁的小镇居民洛丽·凯姆接受采访。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59岁的“钢吨”居民洛丽·凯姆说,她是共和党注册选民,2016年投票给特朗普,但不想说今年会投谁的票,并形容今年大选“令人沮丧”。她说,她是小企业主,自营一家小型直邮公司,今年寄送了大量竞选邮件,不管哪一方都在中伤另一方。

凯姆说,她不相信任何一家媒体,“要获得准确信息以做出明智决定非常困难……这是我对这次选举最大的失望。”她既不喜欢特朗普也不喜欢拜登,“我得根据政策而不是他们的个性来投票……有些事情我强烈支持民主党,而有些共和党支持的事对我也很重要。”

凯姆说:“我一直说我们需要一个新政党,一个常识党。”

新闻中心美国大选前,“一票顶一百票”的选民这样说

10月23日,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锈镇斯蒂尔顿,经营餐馆的马克•霍尔接受采访。新华社记者 刘杰 摄

凯姆的朋友马克•霍尔负责三家餐馆的日常营运。他说,他是共和党选民,但2012年投票给民主党总统奥巴马,2016年支持特朗普,今年尽管距离选举日只剩下几天时间,他仍没想好投谁的票。

霍尔说,之所以犹豫不决,是因为每个新总统都有很多承诺,但似乎都没顾及长远。不管谁上台,他都不觉得能对自己的处境有帮助。他认为特朗普疫情应对迟缓,执政方向不一定正确;但又觉得拜登年龄太大,不知能否胜任总统职责,因而感到“处于某种没有赢家的境地”。

对这场大选,他的三个形容词是:漠然——“到目前为止,我对谁当总统没有任何感觉”;“责任”——有责任投票,因为每一张选票都重要:“未来”——在他看来,医保、刑事司法、控枪、堕胎等大选热门话题,都是当前美国政治中的重大问题。而新当选总统将如何应对疫情,政策会否改弦更张,更关乎美国未来4年的面貌。

霍尔说,美国人想要团结,想要生活在美国梦中,看到未来的进步,但种族关系等问题及伴生的仇恨和伤害非自今日始,而是根植于美国历史,造成很多分歧和分裂。如今两党相互对立,各执己见,希望选民选边站队,但美国“必须找到能够站在双方中间的人,成为未来的领导者。”

背景链接:

宾州为何这么重要?

美国总统选举采取选举人团制度,选民在投票时选择的实际上是支持不同总统候选人的选举人,绝大多数州实行“赢者通吃”规则,即获得某一州选民票数最多的总统候选人获得该州全部选举人票。2016年美国大选中,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虽然总共领先近300万张选民票,仍然输在了选举人票上。

因此,宾州这种“摇摆州”选民选票的权重从某种意义上远超加利福尼亚、纽约等党派归属明确的州。

宾州又为何成为最重要的“摇摆州”?取决于两个特点。

第一,宾州是人口大州,选举人票数在50个州和首都华盛顿中排名并列第5。

第二,宾州人口城乡分布相对平均,两党都没有压倒性优势。这里既有费城、匹兹堡等人口密集的大都市和富庶郊区,又有广袤农业地带,还有饱染铁锈风霜的传统制造业和矿业,州内不同县域的党派取向差别颇大。

随着选举日迫近,拜登和特朗普在宾州的民调差距有缩小之势。美国“清晰政治”网站平均民调中,拜登两周前领先特朗普7.3个百分点,目前仅领先3.8个百分点。曾预测准2016年大选结果的特拉法尔加集团10月24日至25日进行的民调显示,特朗普反超拜登0.8个百分点。

责任编辑:刘光博 SN232

相关推荐: